關於部落格
歲月在心中留痕,
吾將上下而求索.
  • 233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無題

      朦朧中, 我坐在他身旁, 一如曾經幻想的片段, 小心的靠近, 輕輕攀挽他的手臂, 展開笑容, 溫婉甜膩地輕聲嬌笑道:「生日快樂!」然後, 竟然就那麼的輕輕吻上了他的嘴角! 很快、很輕的吻, 如試探, 如蜻蜓點水, 點到即止。
 
      轉瞬間完成了吻的動作, 對上他的臉, 卻看到他略帶厭惡地擦了擦嘴角。我抿了抿嘴唇, 是有點油膩, 難怪。但他的反應還是刺痛了我, 心裡泛起許多失落、傷心、懊悔。他甚麼也沒說, 沒罵我, 沒笑話我, 只是轉過頭去, 不理我, 彷彿剛才的吻不曾發生。
 
      我撫平一下心情, 又輕輕攀挽他的手臂, 再次溫婉甜膩地輕聲嬌笑道:「今天有甚麼節目啊?會開Party嗎?」他依然不看我, 平淡地說:「應該不會。」我又一陣失落, 本來還想說:「我也可以去你的PARTY嗎?」
 
      他突然站起來, 甩脫了我挽在他臂上的手, 自顧自的, 又好像是告訴我似的, 說:「走了。」然後, 抬腿就往門邊去。我稍一回神, 才叫到:「等等我啊!」在場的人都看了看我這邊。他止住了步伐, 回頭看看我。我馬上急匆匆的穿鞋, 卻很窘的好像總扣不上鞋扣。
 
      我終於穿好了鞋, 他開始邁開步子。我蹬着高跟鞋, 快步的想跟上他, 他卻好像故意走快點。這算是怎麼了? 想甩我就不會等我穿鞋, 等我穿好鞋了, 又自顧自的在前面走得快。
 
      我們沿着舊式樓層的窄窄的樓梯下去, 他到了地下, 我還在半樓。我怕他一下子跳上的士自個跑了, 顧不得甚麼就喊到:「你在避我嗎?」聲音裡是焦急、委屈、嬌嗔, 甚至帶着點兒哭腔。
 
      他停下步子, 轉頭看我一副想哭的樣子, 嘴角勾起淺淺的笑意, 說:「沒有啊!」我趁機快步跑到他身邊, 嬌嗔地抿一抿嘴以示不滿, 又輕輕的攀挽他的手臂以示乖順。他又勾起了那淺淺的笑意, 稍稍靠近我耳邊, 輕聲說:「走吧!」兩條身影緩緩向右邊的路口走去。
 
      D.D.D. D.D.D……鬧錶準時地在七點響起。張眼, 原來是夢。奇怪的夢。也許是我太想要男人了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